譬如在《牙齿》这篇里面

2017-05-10 03:27

东北大学

昨天在北京的字里行间书店,参加了这本书的签售活动,见到了久违一年的张公子。公子眉宇轩昂依旧,现场水泄不通照常,有坐着的有站着的有极为扭曲地挤着的,就差趴在地上听了。原本很幽静清凉的书店,瞬间变得热气腾腾,姑娘们香汗淋漓,小伙子们挥汗如雨,公子持一支话筒和主持人你来我往,闲适对谈,机智幽默口若悬河,被我拉着去的小伙伴当场就路人转死忠粉了。

更多资讯请关注

官方微信

翻开这本书,还是熟悉的张佳玮的味道,还是一样的张公子的笔法:抖包袱,摆知识,历史故事旁征博引,生活常识左右拈来,其间夹杂着自己的体会或感受,有时候你被一记温情砸中,正如《洗澡》里面说的“洗熟的浴室和吃熟的馄饨包子店一样,留人”,有时候你被作者的脑洞逗得捧腹不可支,譬如在《牙齿》这篇里面,讲孔子和老子“牙不同不相为谋”,孔子牙齿紧叠,老子牙齿疏落,于是“老子后来不太喜欢孔子,骑着青牛出函谷关去了”。

东北大学

昨天主持人问了公子一个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:为什么会写这些琐碎而有趣的器物的故事,为何专注于广泛的物事,为何在看似不起眼的冷僻的知识上大下功夫?作者回答说,他很喜欢王小波的一句话,大意是我们除了活在当下的世界,还要活在一个别的世界里面。我查了查原句,大抵是这句话:“我呀,坚信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该是眼前的世界。眼前的世界无非是些吃喝拉撒睡,难道这就够了吗?”作者用意即是如此,在我们日常驻居的世界里,生活往往是机械而苍白的,而各类的有趣的知识给我们构筑了一个别样的“他方世界”,我们的心神活在那里,内心会觉得无比愉悦。

腾讯官方微博

新浪官方微博

一本封面花哨的书,连作者的名字都是歪歪扭扭的卖萌字体,书皮的绘图像是机场行李箱上面的贴纸,但是你如果不仔细阅读就不会知道,里面的内容几近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”,古往今来的大小生活器具和必备品被作者一一细数了个遍,从欧洲到东方,从古希腊罗马到文艺复兴再到当代,作者在厚重的历史里轻盈地穿梭,将枯燥无味的数据和知识用温润的语言串联起来,展现给你一幅幅鲜活生动的面孔。写饮食文化的时候你食指大动,垂涎欲滴,写伟大人物的八卦小道的时候你或瞠目结舌,或乐不可支。这让我想起寺山修司的那本《幻想图书馆》,各种怪异故事,各种生僻知识,你可以读到作者的乐在其中和陶醉无比。

东北大学

就像公子说的那样,人都想活得既不麻烦又热闹。可往往,你要想活得热闹,就得麻烦一点,比如,找一个不会的技能钻研一番,弹钢琴也好,听古典音乐也好,做手账也好,一旦你懂得了一些“门内”的规则,你也就同时体会到了莫大的乐趣,这同时也是克服孤单的一种办法。

世界上有趣的事情太多,中学的课本里,沈复的《童趣》与好多人的脑洞不谋而合:在蚊帐里把蚊子当成飘飞的仙鹤,观看癞蛤蟆打仗……我自己也喜欢这种微观的情趣,比如生态鱼缸,那就是一个迥然不同的小小世界。这本书里包含了很多关乎小的东西的知识,小的视角,小的历史故事,它们仿佛在告诉我们,每当你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角落,你就为自己心中的“他方世界”垒上了一块砖。毕竟人生苦短,与其跟人勾心斗角,处心积虑,不如学着变得缤纷有趣。